台灣女食神~~阿嬌
jean tang被阿水拐吃了一口〝台灣口香糖〞~~~品味中!!!!
噯呀~~這是啥味道ㄚ~~
打電話給李淑平~~我在云姍這裡啦~~要不要來?
品嚐口湖本地養殖加工的烏魚子~旁邊是金湖休閒農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永林
這是得過2008【烏魚子評鑑比賽】優等獎的烏魚子呦~~
這一道是讓阿嬌讚不絕口的〝楜椒香烤龍膽石斑〞
香酥龍膽石斑
苦瓜清蒸龍膽石斑~~上面的蔭豆蒔讓jean tang誤以為是葡萄乾~哈~~
左起:jean tang、理事長李永林、阿嬌、埔南村長呂永添、萬中~~
我與阿嬌、jean tang
這一天阿嬌又來到口湖~一路上由蕃茄阿水及萬中陪伴,阿嬌帶來從紐約回台的華橋jean tang,為了接待阿嬌,我選擇在明湖以〝龍膽石斑〞款待這位睽違以久的朋友,一見面不禁擁抱起來~嬌小的她有著台灣真女人的〝美麗〞,堅持及強軔的生命力一直是我崇拜的對象,沒有什麼好款待的~只有用最道地的海口熱情招待?~~
摘自~~
【聯合報╱記者吳雨潔/專題報導】
2007.12.07 03:31 am
對食材像對情人
「台灣女食神」莊月嬌,對食物有著近乎宗教的堅持。被大家暱稱「阿嬌」的她,總是為了追尋好食材而南征北討,為了展現食物的好滋味而費盡苦心;與農民搏感情之外,也跟食物交心。
上天入地,追求天然美好食材
阿嬌說,小時候在山上長大,家裡吃的蔬菜、肉類都是自給自足,「吃到的都是原有的風味。」在這樣的環境下,讓阿嬌格外在意食物原本的滋味。她說「想把一個人的嘴養刁,就該讓他們知道最原始的味道。」
小平頭的阿嬌,造型特立獨行,也反映她不同流俗的直率個性。記者高智洋/攝影
她從新北投公園口賣花枝羹起家,天天大排長龍的人潮,堅定她對用料實在、天然滋味的執著。8年前,開了「阿嬌的店」,親自到基隆魚市批貨買魚。「去過就知道,好的魚根本不會流到市面上。買久了跟漁民有交情,他們才拿出來分享。像數量極少的『松鯛』,比黑鮪魚還讚,是潛水夫在礁岩附近射來的,不是當地人根本吃不到。」現在和攝影家謝春德共同經營「食方」,美味之外,更傳達台灣料理獨有的視覺美學。
改變農民,跟他喝了一星期的酒
何找好食材?阿嬌說,「人是物以類聚的,當你遇到一個講究食材的人,他身邊一定也有這麼多機車的人。」剛開始是前義美顧問蔡寶來的介紹,找到宜蘭「合鴨米」(鴨間稻)。農夫將鴨子養在田裡,鴨子的蹼會抓傷稻子鬚根,讓稻子以為受威脅,向下紮根,避開地表20公分污染最嚴重的土壤;而鴨子吃福壽螺、小蟲維生,排泄物又變肥料。「鴨稻共生」的平衡,使稻米格外健康,透著強韌生命力。
「合鴨米」讓稻米無農藥、鴨子肥碩健康,米和鴨都可以自然成長。記者高智洋/攝影
「我好像四處招搖撞騙。」阿嬌得意地說,為了有更多好食材,到處探訪,說服不認同的農民。她曾在雲林口湖發現風味極佳的小番茄,但番茄農收入穩定,根本不考慮有機耕種。「我為了說服他,跟他喝了一個星期的酒。有一天可能被我灌醉了,終於願意把其中一區番茄拿來試。今年收成,他發現不加農藥更好吃,一開心就把這些番茄送給我,還答應來年全部改自然農耕。」阿嬌越說越開心,讓人家接受新觀念,更樂的是,「我還得到好多免費的番茄。」
膾不厭細,豆腐切出5千條絲
「青菜成長要45到60天,用肥料農藥只要20天,這樣能多賣兩次。」阿嬌曾經遇到合作的農民半夜偷灑農藥,或打響名號後拿喬,讓她有「熱情被踐踏在地上的悲哀」。但笑一笑,她還是繼續推廣。「與收入沒關係,跟良心有關係。」這就是阿嬌的堅持。其實,「學會跟自然相處」,也讓農民知道「自己存在的價值」,才是重要的課題。
「文思海膽」將豆腐切成5千條絲,配上日本海膽,讓滑嫩豆香與鮮味海膽一起在口中化開。記者高智洋/攝影
「我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變複雜」,她笑著說,像豆腐,別人整塊丟下去煮,「我偏要把它切成5千條絲」,只因這樣方能細細品嘗鹽滷豆香的味道。「我常舉例說,如果廚師對待食材,像對待女朋友那樣細心,想了解她健不健康、快不快樂,台灣的人就有福了。」
曾經負債8百多萬,阿嬌說,「我在這些農民身上學到的知識,遠超過營業額數字的價值。」即使現在仍是負債狀態,她說,「從蔬菜的姿態,我看見了生命力。」也找到她快樂的所在。
圖片提供/食方、本報資料照片
【2007/12/07 聯合報】
再一次到雲林口湖,種出美味小番茄的許清水,據說就很想要找另一半,先從釣魚來練耐心,不過以百萬資金,換得番茄品質的魄力,在這裡派不上用場。許清水:「欸,欸,讓我嚇一大跳,他那個(竿)掉下去很大。」
結果是別人鉤上有魚。莊月嬌:「小心一點,很大尾喔。」
放在蛤仔池裡,負責把過多藻類吃掉的虱目魚,很有力氣。莊月嬌:「哇,好大,好大,真的很大,我的天哪,春蘭你家的魚,這要怎麼焗。」
莊月嬌要做的,叫「鹽焗虱目魚」;把魚放血後簡單洗淨,不必蔥薑蒜酒,只要厚厚的把鹽裹上去,這樣的做法就有口湖鄉水井村的風土人情。莊月嬌:「因為七股就在隔壁嘛,以物易物,以物易物啊,用虱目魚可以去換鹽巴。」
本來是要塑一個鹽巴磚的,魚太大,只好將就這樣的形狀;再來就是上爐子烤,還有是在路邊擺上桌椅碗盤,等著吃。莊月嬌:「很多餐廳、很多老闆,他覺得他人生一生中的成就,是累積了多少數字,那才叫做成就,那我覺得我也很有成就,因為我有很多的朋友。」
這幾年莊月嬌還會到地方農會,為媽媽們上烹飪課,鹽焗的做法,就是這樣交流來的,我們也因此有機會享受到這個潛藏鄉間的美味。莊月嬌:「有點鍋蓋壓到。」
被壓到有些裂痕的鹽塊,已經有虱目魚的香味竄出來,再掀開魚皮,自然生成的魚湯,讓人看了兩眼發直。莊月嬌:「哇,很難吃,你們都不要吃,真的很難吃,你們都不要吃。」
聽到有人眉開眼笑地這樣再三強調,就要趕快搶著吃,真的一點腥味也沒有,反而在你一夾我一筷當中,讓人咀嚼出越發濃厚的鮮香。莊月嬌:「我覺得美食它是你生命中滋味的點點滴滴,它並不一定是特別酸、特別甜、特別苦、特別辣,那我心目中的美食,就是保有它原來滋味的,就叫美食。」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西班牙

lxlmsubdw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